Tag Archives

One Article

Posted by novicepq on

夜色人生(Live by Night)—— 大本故意做坏掉的一部作品 —— 一段好莱坞巨星之间的八卦

豆瓣发布不了,故写在这里。
本文只罗列线索分析,毕竟我不是当事人,也不是好莱坞真正的大咖圈内人,只是凭着现有的一些公开资料,串起来给出我的解读,权且当作一段正在进行中的好莱坞八卦吧。
全文的前提条件之一:大本是好莱坞为数不多的利用电影角色处理生活问题的明星之一,即自传性演员。这不仅仅包括他非常明显的个人化作品比如心灵捕手、回归之路、消失的爱人及近作温柔的酒吧,城中大盗、通往仙境、会计刺客、三方国界等都有他生活中的影子及缪斯。而这项观察不仅仅是我的个人观点,国外评论界八卦届也有类似的观察。
而且其实2016年为了推蝙蝠侠大战超人,他在纽时的专访有自己隐晦的暗示:
Mr. Affleck acknowledged that he cannot portray questionable characters onscreen and come away from them as cleanly as some of his peers.
“Denzel Washington can play almost anybody — mass murderers — and you go, ‘But he’s all right!’” he said. “There’s something so appealing about him, and I don’t think I have that.
大本无法正常分离电影角色与生活日常。
二:大本是华纳的台柱明星之一,这个在他当年接演蝙蝠侠的时候,业内杂志好莱坞报道者有过分析:https://www.hollywoodreporter.com/movies/movie-news/why-ben-affleck-said-yes-613658/。凭着他和达蒙的波士顿帮,他们在华纳很有几年好日子。比如他自己就拍了消失的爱人(这是他第一次与真正的优秀导演合作)、达蒙凭着火星救援第三次拿到奥提、他弟弟凭着海曼拿到了奥斯卡、和他一起出演Dazed的马修麦康纳凭着德州俱乐部拿到了奥斯卡又以一番接演了诺兰的星际空间。
 
进入主题:为什么我说夜色人生是大本故意做坏掉的。
答案全与这位主有关,名字就不说了。这位主其实也是华纳的台柱明星,毕竟他主演的片子都赚了钱。所以这位主动手的时候,其实是很方便的。
为什么说是这位主呢?
其实很简单,这位主最为人所称道的就是他以与各位大导演合作而出名:斯皮尔伯格、卡梅隆、思科西斯、诺兰等。大本转行做导演后凭首部作品Gone Baby Gone就一鸣惊人,之后The Town票房影评两开花、Argo更是拿到奥斯卡的最佳影片。大本不可能不引起他的关注,更何况在大本指导下,Gone Baby Gone和The Town都有拿到奥斯卡演员奖提名,这位主对奥斯卡的追逐可以说已经成了坊间茶余饭后的谈资。
这位主为了和大本拉关系,曾经做过三次尝试:
第一次,他出演了不起的盖茨比时,应该是让他的导演找大本演Tom这个角色的,当年的报道用语是该导演courted him hard。然后被大本以Argo档期问题推掉了。
第二次,他以制作人的身份制作了大本和Justin Timberlake出演的烂片Runner Runner。该片的一番Justin Timberlake,本身就没有能力单抗,演技也不行;大本还没出演Gone Girl,演技上还没经过大卫芬奇的调教。故大本可以以自己演技本来就不行及自己不是一番这样的理由含混过去。
第三次,就是这部夜色人生了。这部作品是大本自编自导自演的作品,大本已经多次证明了自己的剧本和导演功底,演技又经过了芬奇的指导,终于他是再也推不过去了。这部作品的制作人之一就是这位主,看imdb
这部作品不但口碑差,票房也是赔了钱的。而这位主其实是有名的铁公鸡,当年牌桌上输钱就要眼红的。
为什么大本故意要推掉并得罪这位主呢?
其实和乔治克鲁尼有关。
看这篇克鲁尼在2013年的专访,克鲁尼是很看不上这位主的。而克鲁尼不但算是大本的朋友,他可以说对大本有知遇之恩,毕竟Argo的本子就是克鲁尼递给大本拍的,克鲁尼也做了Argo的制作人。
我其实甚至怀疑克鲁尼是故意这么说开的,估计他看大本让这位主做了夜色人生的制作人,以为大本不知轻重,提点大本的。
说回夜色人生,还有一点可以旁观佐证这位主在动手前对大本的敲打警告。
看2016年5月份这一期的英国GQ,他上了封面
但令人奇怪的是他刚刚成功拿到了奥斯卡,而且也没有什么影片需要他去推广,他本身又一向低调。一般电影明星上杂志封面专访要不就是颁奖季为夺奖宣传、要不就是新片宣发。所以才会有八卦网站当年觉得奇怪。
更令人奇怪的是内文很短,但是通篇看下来其实一下子就能和大本对上。
Leo on Tobey Maguire
“I just made him my pal. When I want someone to be my friend, I just make them my friend.”
旁敲侧击没有谁能推却他的好意。
Leo on drug addicts
“I would walk outside my house and it was everywhere – crackheads everywhere. It made me think twice. It was a great lesson, and I’m not saying that’s what kids need to see, in order to run away from it. But it was just never going to be an option for me.”
大本不但有酗酒问题,而且因为2014年的一次滑雪事故,大本摔疼了自己的背,据八卦网站的blind item报道,大本还有药物成瘾问题。因为背疼,蝙蝠侠大战超人的档期也推到了2016年。
Leo on his dad
“My dad has been incredibly influential. I give him credit for so many of my choices as an actor, especially early on, steering me towards non-obvious sorts of characters and to take risks. My father says basically this: “No matter what you do, two things matter. Try to lead an interesting life and no matter what your life is like, try to find a way to wake up every morning and just be happy you can put your pants on.”‘
大本和卡西兄弟及他俩父亲的故事可以说是人尽皆知。大本家家族酗酒遗传,本父也不例外,8岁父母就离了婚,而且据两兄弟过往的隐晦表达,看样子本父还有家暴问题。大本可以说对他父亲又爱又恨。
其实2016年大本纽时专访的末尾应该就有了暗示:
“The whole lesson of my career has been that what’s really important is the work you do,” he said. “Even in the tough spots, if your movies are good, people will see them. And if you’re not good, you can’t get away with it.
“Eventually it catches up to you. Both ways, good and bad.”
他可以是暗示蝙蝠侠其实不够好;但是又何尝不是他的夜色人生呢。特别是他在蝙蝠侠里的演技已经达标,挨骂的是编剧和导演。
另外有几点提示再事后是可以看出来的:
1. 作为一部部分以波士顿为背景的电影,大本居然没有和他的儿时朋友Aaron Stockard共同编剧,而Aaron Stockard参与了Gone Baby Gone及The Town的编写;也不可能是因为档期问题,因为Aaron不是好莱坞圈内人,他目前为止的唯一合作伙伴就是大本。
2. 大本换了合作了十几年的公关Ken Sunshine,目前他和达蒙共享同一家公关公司。而曾经大本是和这位主共享Ken Sunshine这一家公关的。
3. 夜色人生的首章剧情:大本的主角遭遇太类似于17年以后大本的职业遭遇:蝙蝠侠角色被阴;会计刺客17年一开始的时候就说有续集,但直到21年9月华纳才签订下开发协议,而从项目开发到成片至少3年时间,也就是说会计刺客1到会计刺客2这中间最少要隔8年时间,这对于一部商业成功的电影来说实在太过蹊跷,碟中谍系列电影间隔时间最长也不过6年,而这还是因为2的票房不理想导致的,也不可能全用大本的酗酒解释,因为回归之路是18年华纳就立项的,大本18年去了戒酒中心后就没再酗酒。说到回归之路,又要说到华纳给大本的排片:因为大本的出色表演,该片原计划是19年9/10月份以冲奥片要发行的,但撞上华金的小丑,这可以理解;但令人蹊跷的是哪怕把回归之路移到19年12月份发行也来得及,片方偏偏选在20年的3月份发行,又遇上新冠,2周后就草草地被移上了流媒体,1年下来新冠前与新冠后往如隔世,评论界与奖项投票人早已忘了还有这部作品。哦,对了,当大本因回归之路里的演技受到影评人的广泛嘉奖的时候,马上又有人搅动Harvey Weinstein的浑水,指责他包庇韦恩斯坦,而大本、达蒙、克鲁尼早已做了解释:他们三人90年代末期在米拉麦克斯出道的时候,都只是小人物,即便有两人已经拿到了奥斯卡奖,不可能见到或者听到韦恩斯坦的幕后丑事。
再来说一个巧合,大本的回归之路的立项是华纳前CEO Kevin Tsujihara给通过的。好巧的是19年年初的时候Kevin Tsujihara因为和某N线女星的短信泄漏丑闻而被华纳辞退,更巧的是1年后同样因该N线女星的短信泄露导致环球的副总裁Ron Meyer被辞退,Ron Meyer则是前蜘蛛侠托比马奎尔的岳丈,Ron Meyer失势后,马奎尔马上就离了婚,国外的报道是马奎尔其实早想离婚,为什么偏偏等到自己的岳丈失势?另外马奎尔名声很不好,很多人都说他就是茉莉的牌局中的演员X的原型人物。而上面的GQ报道已经指出谁是马奎尔的发小?
 
其实除了这一位主,还有另两位家喻户晓的大明星也站在对立方参与了其中的较量,其中一位大本在会计刺客和三方国界里有过某种暗示:
会计刺客里男主和弟弟失联多年,还因为男主爸爸和弟弟起了嫌隙,两人打了一架。
三方国界大本原来是推掉的,后来却又接了,甚至不惜得罪同为波士顿人的马克沃伯格。大本的角色原来是谨小慎微,见到钱后却一下子就不要了命,最后也确实送掉了命,而且是被一个村里的小崽子因为复仇给干掉的。但原剧里最后丢命的不是大本,但大本请导演改了这个角色的结局?为什么?
这是不是很像大本的蝙蝠侠后来被嫩牛五方给抢走了?19年嫩牛五方接演蝙蝠侠的时候其实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It’s easier if you are an underdog。且不说嫩牛五方这样的年轻演员去抢巨星的饭碗是行业大忌,大本之前也从来没和他有过过节。是谁在背后给他撑腰?又是什么原因让他说了underdog这样的话?
其实如果仔细看大本imdb未来项目的时候,答案已经呼之欲出,同时也能理解大本为什么要演三方国界的Redfly,为什么要请导演改动自己的角色结局并让他早点离场?大本在三方国界里可是一番啊。太不同寻常,名字就不说了,有兴趣的可以去查查大本未来项目里的哪一部其前世今生与哪位大明星是曾经挂钩的。哪一位曾经在某部大本的作品里做过大本的弟弟。
第三位我怀疑是与大本早年某个女人及他的嘴贱有关。因为根据达蒙在这段播客里的暗示,该明星应该是拒绝大本出演他的某部作品。我后来查到大本在Argo拿到奥斯卡最佳影片后,在公开场合里说了有关该明星一些明褒实贬的贱贱的话,后来还利用自己在坞里的地位给该明星颁了奖,估计是得罪了该明星。
这两位明星因为和该片没有关系,名字就不说了。
当然大本也不是孤身一人,除了发小达蒙,再然后就是乔治克鲁尼了。
上文中贴出的好莱坞报道者链接其实很值得一读。虽然该文写于2013年,当时大本凭借Argo一时风头无两,这么多年过去了,可以说是时过境迁,但还是能够说明一些问题的,比如为什么大本在经历离婚风波、#Metoo风波、酗酒风波之后,好莱坞三大巨星联手做对的情况下,华纳管理层保护人一一被敲掉的情况下,他还是没有被华纳扫地出门。而星光比他大得多、票房成绩比他更大得多的汤姆克鲁斯早在2006年就因为他的科学教及其他一些个人问题被派拉蒙扫地出门了。
另外想说的是,如果当年和大本关系最好的的保护人Jeff Robinov没有因为华纳内斗而离开,他是应该能够帮大本挡下这位主做夜色人生制片人这个祸根的,可惜啊。
大本今年和达蒙合写的新作最后的决斗其实除了明面上的女权和Metoo关怀外,其实也映射了过去几年华纳的这段风波,比如马特达蒙被抢走的那块肥地是不是就可以是大本蝙蝠侠的那个饼?大本演的那个伯爵的角色我猜测是和他作对的两个明星的合体,达蒙主演的爵士估计应该就是大本,而国王则影射了华纳的管理层。大本其实在今年推广的时候有过某种暗示,指明13世纪法国中世纪的封建主宫廷其实就像当下好莱坞各大明星的一个个阵营,大家各自为营,井水不犯河水。